数字化生存新技术赋能下的元宇宙

2021年堪称元宇宙概念元年。 元宇宙,这个三十年前的“老词”,在后疫情时代突然流行起来,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Facebook于7月宣布将从一家社交网络公司转型为Metaverse公司。 腾讯、字节跳动以及微软、谷歌等国内外大型科技公司也纷纷入局。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它的产生、发展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又如何呢? 它带来了哪些启示?

 

1、元宇宙的发展历程

元宇宙最初的概念源自尼尔·斯蒂芬森 1992 年的科幻小说《雪崩》。 小说描述了脱胎于现实世界的一代互联网人对两个平行世界的感知和理解。 它首次提到“元宇宙”的概念。 一般认为,虚拟宇宙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以文学、艺术、宗教为基础的古典虚拟宇宙。 比如但丁的《神曲》,就包含了对人类历经坎坷的“灵魂居所”、完美闭环宇宙的想象。 第二阶段是基于科幻小说和电子游戏的新古典虚拟宇宙。 经典作品有雪莱夫人的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JK罗琳新世纪前后创作的《哈利·波特》、1999年全球上映的电影《黑客帝国》等。第三阶段是基于“科学怪人”的高度智能虚拟宇宙。去中心化的”游戏。 第一个里程碑事件是2003年美国一家互联网公司推出基于Open3D的《第二人生》。此后,Roblox发布了兼容虚拟世界、休闲游戏和用户生成内容的游戏“Roblox”,瑞典语Mojang Studios开发了《我的世界》游戏,Facebook宣布Facebook Horizo​​n将成为社交VR世界,成为第三阶段的重要节点。 。

纵观元宇宙的发展过程,每一次革命性的进步都离不开技术的加持。 那么,如何定义新技术赋能的元宇宙第三阶段? 维基百科给出的定义是基于未来互联网的具有链接感知和共享特性的3D虚拟空间,是虚拟现实增强的物理现实。 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对元宇宙的定义是:它是持久的、保持同步和实时的、不限制个人参与、成为闭环经济、跨越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为所有人提供前所未有的访问。这些经历。 充满了由各种贡献者创建和操纵的数据、“内容”和“体验”。 Roblox CEO Baszucki 认为,虚拟宇宙必须满足至少 8 个关键特征,包括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任何地方、经济体系和文明。 马化腾将元宇宙视为真正的互联网。 第三阶段虚拟宇宙虽然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定义,但可以看出,它属于人类的数字化生存形态,与现实世界平行并与之互联,但又独立于现实世界,在哪里人们可以进行真正的社交互动。 和工作。

2. 元宇宙的特点、未来和风险

元宇宙目前正处于第三发展中后期阶段,其主要表现是构建以网络与计算技术、人工智能、视频游戏技术、显示技术、区块链等技术集群为赋能的虚拟生态系统技术。 尤其是后疫情时代,人们开始对元宇宙进行深入探索和新尝试,如虚拟音乐会、虚拟教育、虚拟金融、虚拟研讨会、虚拟创作等。元宇宙始于游戏,随着基于游戏的基础设施和框架的成熟,游戏和现实世界之间的界限将开始消失。 可以想象,未来人们将可以切换身份,穿梭于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甚至可以在虚拟宇宙中学习、工作、交友、购物、旅行。 对此,美国学者Rabindra Ratan也概述了虚拟宇宙未来发展的关键方向和要求——真实性、互操作性、标准化。

真实感:只有在虚拟空间中营造身临其境的感觉,甚至打造现实世界的“数字孪生”,线上互动才能变得更加“虚实结合”,提高人们的交流质量。 互操作性:是指人们的虚拟存在可以在虚拟宇宙中的“星球”(如工作星球、娱乐星球等)之间无缝切换。 这一愿景要求科技公司打破现有花园式小“生态系统”的壁垒,创造一个更加开放和去中心化的世界。 标准化:技术标准化是元宇宙各平台互通的基础。 面向公众的媒体需要统一的技术标准才能得到广泛采用。

但值得注意的是,元宇宙的快速发展也伴随着相应的风险,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也提出了担忧。 例如:如何确定元宇宙的价值取向、制度选择和秩序? 虚拟宇宙的内部经济规则如何制定? 如何避免元宇宙固有的垄断? 如何维持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良性互动关系? 当然,这些都是元宇宙在长期发展中可能面临的挑战。 而对于大众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来说,元宇宙又带来了哪些启示呢?

三、虚拟宇宙的启示

面对如今炙手可热的虚拟宇宙,也有人提出质疑:“这是在用未来几十年可能无法实现的技术幻想来弥补目前创新的不足。” 因为以目前的科技发展水平来看,虚拟宇宙的想象力可能太过超前了。 不仅因为AR、VR等技术还存在重大缺陷,需要进一步完善,就连虚拟经济体系等关键要素也只是纸上谈兵。 但对于游戏公司和互联网巨头来说,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参与者,他们似乎找到了更好的营销点,并且都在向外界透露,他们正在积极探索和整合元宇宙的相关元素。

鉴于此,主流媒体不仅要避免炒作元宇宙概念,特别是经济新闻,而且要全面、真实、客观地报道元宇宙事件,引导公众科学认识元宇宙。 与宇宙进行深入探讨,进而提高公众对元宇宙的理性科学认识,防止其因投资公司过度炒作而陷入资本陷阱。 主流媒体通过舆论引导揭露元界在投资市场的泡沫风险,引导投资者理性投资,呼吁资本市场回归理性。 同时,虚拟宇宙作为人类社会对新媒介的探索,为其提供了个体联系的新范式。 它对大众传媒的发展,特别是主流媒体的发展给予了一定的针对性导向。 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当元宇宙的技术、制度、制度以及相关的法律、伦理、道德条件成熟时,主流媒体可以协调政府、科技公司和公众共同参与建设元宇宙的发展,尤其是帮助公众在现实世界与虚拟环境之间建立健康的互动关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