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二零二一年的年终总结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这是我们的二零二一。

 

大家好,我是银河正义使者。

我一直认为年终总结是个乏味且无聊的东西——你知道的,在大多数时候,它们都是由一长串词不达意的文字堆砌而成,裹挟着一些廉价的情感与不着边际的展望,让人望而生畏。

所以,我本不想写这个年终总结。

但有朋友劝我,说你总得写点儿什么,不关乎纪念或者怀念,“的得留下点儿东西”,他这么说。

于是,就有了你现在看到的这篇,不是年终总结的年终总结。

我会言简意赅的。我保证。

一篇年终总结的固定流程

这是我担任3DM游戏网原创主编的第三年——应该是第三年,疫情偷走了太多的时光,我现在对年与年的界限,实在有些不太敏感——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和编辑部的所有朋友们,经历了非常多的、有趣的事情。

我们曾经一起在楼下的福建千里香馄饨店,吃着十六块一碗的黄焖鸡米饭,操着各大游戏公司几百亿市值的心;我们也曾经连上二十四个小时的班,在公司从第一天的九点,待到了第二天的九点,就为了能够第一时间跟上E3;我们还在公司的大会议室里跑过几次COC,每个调查员都心怀鬼胎;而各种需要倒时差的试玩和采访也并不少见,我们甚至在有一天的凌晨四点,和CA的开发人员来了一场《英雄连3》呢;当然,游戏开黑也是个必不可少的环节,从痛击我的队友的《神界:原罪2》,到拖累我的队友的《帝国时代4》,我们永远在追逐有趣的游戏。

现在回忆起来,这真是一段美妙的时光。大家都喜爱着同样的东西,思考着同样的议题,为了同样的目标而前进。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属于游戏编辑的、隐秘的、小小的愉悦了。而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我们存在于此的理由——虽然这显得有些矫情,但请相信我。

好了,题外话说完,让我们来聊聊游戏编辑除了玩游戏以外的另一份工作:写稿。

在二零二一年里,我们写了非常多的稿件,有一些是自己想写的,有一些则是自己不想写可为了生活又不得不写的——有关于不得不写的这一部分,主要来源于我们商务总监周扒皮的压榨。但总的来说,我们还是写了不少有趣的文字——接下来我会分享给你;编辑部的整体水平也在上升——他们也许不是最好的,但绝对是一流的;我们更是在今年拿下了自己的第一个10万+——可喜可贺。

  • 我们的第一篇10万+

我原本打算选出个年度十佳文章,挨个讲解一遍的。可翻了半天,发现凑不够数,于是就随意了——但愿我明年能凑够十篇——不过我保证,这些文字都绝对值得一看。

第一篇文章《3言两语:我的下一关》,来自于木大木大木大老师,你也可以喊他阿树。阿树离开编辑部,大概也有半年时间了。在这半年的时间内,他没有着急去找一份新工作,而是选择去献身环保事业——我没有开玩笑,他真的去了一趟青藏高原和新疆,并且真的在上面干了两个月的志愿者工作,甚至还写了几篇有关于环境保护的稿子。在环保事业结束后,他选择了一人一车的“环青海湖骑行”旅程,并成功为此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是属于他的暑假,也是他“下一关”的序章。

  • 没错,就是他!

第二篇文章《有着百万粉丝的网吧三和大神,为什么还睡在烂尾楼里》,来自于万物皆虚老师。作为我们【非主流叙事】系列的第一篇文章——虽然这个系列至今也只有一篇文章——万物皆虚老师试图将自己的目光,聚焦在那些“非主流”群体身上,来阐述些什么。虽然不甚熟练,但依旧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第三篇文章《腾讯正在丢失领土》,来自于贞酒歌老师。作为编辑部的toB文章专精,这篇文章从选题阶段,撰写它的工作就落在了贞酒歌老师的肩上。虽然第一次操刀这种视角繁多且篇幅较长的产业向文章,让贞酒歌老师在一部分内容的处理上出现了问题,但这绝对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第四篇文章《〈黑神话悟空〉救不了中国游戏》,来自于太空棕熊老师。这篇文章的诞生过程很有趣,在提前看到了《黑神话:悟空》的新演示后,我们决定写点儿有趣的,也就是“不要看图说话”——而这,就是我们在《黑神话:悟空》新演示发布的五天之后,写出来的一篇既“不要看图说话”,也没有追逐热点的文章。它是篇好文章——虽然不成熟,但有着一股锋锐的冷冽。

第五篇文章《在一堆“我是”的评价下,这款游戏突破了国产游戏销量纪录》,来自于廉颇老师。作为编辑部内最为神秘的存在,廉颇老师成功用一篇商稿,拿下了一场伟大的胜利。

第六篇文章——或者说是两篇文章:《创造了FGO传说的这家公司,把世嘉给玩死了?(上)》与《创造了FGO传说的这家公司,把世嘉给玩死了?(下)》,来自于老师。首先,这两篇文章几乎可以说是中文互联网上最全面,也最早叙述清楚《樱花》、世嘉与DELiGHT WORKS之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文章;然后,这两篇文章确实诞生的太早了——这次的事件,在更后面一段时间才开始发酵。

第七篇文章《一周年后,仍处于“滤镜”下的A-SOUL》,来自于店点老师。“全文一共27950字,预估阅读时间约62分钟”是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这吓退了不少人,这也是编辑部有史以来最长的文章,没有之一。但任何一位看完了全文的人,都应该能感受到店点老师对A-SOUL诚挚的情感,这很美妙——当然,我相信你也能够理解我们每天中午,和店点老师一起吃饭时的感受了。

这是我们【后稀缺视点】系列专栏的第一篇——这个系列的第二篇文章,在第二天就发布了——而在未来,我们将会推出更多的【后稀缺视点】系列专栏。

好了,大致的文章推荐就到这里。

接下来,按理说我应该介绍一下编辑部的朋友们,但我实在怠惰,于是我让他们自己聊聊自己——你可能已经在对他们很熟悉了,也有可能对他们一无所知,但请相信我,他们都是很可爱的人。

我并不好吃

 

 

从旧年到新年,是秒针又抖了一次;从静止到奔跑,不过是一直在坚持。

Haine

 

 

我还没有准备好2022。

往细里说,就是房租涨了,家里的椅子坏了,龋齿的洞更深了,冰箱里的饮料快要喝完了。

我从小就害怕牙医,怕人戳脊梁骨。似乎,口腔问题是一种见不得人的性疾,如若被人知道了牙口不好,便像是被人指着命根子说不行,一定是生活中的不检点所致。这种误会让我羞于应对,疲于应付,实在是不对付。

我还没有准备好2022,对于大多数现实存在的问题,我都没有准备。没能成为一个自律的人,漂亮的人,我十分遗憾,每年都在遗憾。不过,回家的路上倒是可以买些饮料,放在冰箱里调低温度。这是今年的最后,我能做的最大努力。

明年的我,醒来就能喝到冰镇汽水,记得要感谢今年的我。

别抱怨我。

店点

 

在3DM又待了一年。相比于之前,我在这一年接触了更多的东西和事务——不光是游戏,还有各种生活和工作上的事。当然,工作的事讲出来也没人愿意看,还是聊聊生活上的吧。

首先是疫情。今年疫情反复波动,着实也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不少影响。像是ChinaJoy,本来以为疫情关系很难举办,没想到最后还是给它开起来了。但历年来都会举办的WePlay,却因为疫情形势突然加剧,不得不临时取消。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过,国内的疫情防控已经是全世界最好的了,尽管身在上海,但几乎没有疫情反复波动的实感。

今年国庆假期,我去成都旅游了一趟。这也是我来上海后,第一次国庆没有选择回老家。在我的旅游清单里,成都一直是优先级很高的一座城市,这得益于它的底蕴,文化,乃至饮食习惯。身为三国迷,我到成都当天,就去逛了大名鼎鼎的武侯祠,只是差点没被车给堵死;身为湖南人,成都的麻辣口味确实令我食指大动;还有就是累得不轻的峨眉山,以及人比武侯祠还多的熊猫基地,光是去看人头了。

身为一个资深牌佬,我也在今年正式接触了《游戏王》实卡,并在现实中认识了一大批实卡玩家。事先声明,《游戏王》实卡并不全是8700万的“亲眼白龙”。《游戏王》实卡是分罕贵度的,一般的平卡也就几毛钱。不过,一些稀有卡,卖到五位数也是常态。这个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小圈子自娱自乐,也很正常。

最后,今年国内游戏行业风波不断,再加上版号问题的不明朗,谁也不清楚这个行当的未来会怎样。

只希望,明天能更好吧。

贞酒歌

 

 

过去的2021年,粗略数了一下,发表的没发表的原创文章,总共写了大概69篇。按一篇3000字算,写了有20万字。当然,实际上不少文章,字数都奔着4000、5000去了,并非我本愿,谁也不想这么卷不是?

过去的2021年,玩通关的游戏,却屈指可数,浅尝辄止似乎已经成了常态。其中不少游戏,还是因为评测的需要,才努力通关的。国产游戏带给我的感触,可能会比较多。既有《原神》《永劫无间》这样大卖的佳作,也有《仙剑奇侠传七》等单机游戏,仍在艰难前行。《黑神话:悟空》的开发进度,也让人魂牵梦萦。

过去的2021年,接到的商务多了起来,完成甲方爸爸的要求,成了重要的任务之一。商务稿写起来可能比原创稿更费神,有的时候因为沟通上的不足,会导致整篇文章重写,的确会比较搞人心态。但能够得到甲方爸爸的赞许,还是会很高兴的(因为有奖金拿)。

2022年,希望能够写出更多优秀的原创,玩到更多优秀的游戏,尤其是国产游戏,以及拿到甲方爸爸更多的商务稿件。

疫情似乎终究不是一个可以很快烟消云散的过客,祝福疫情之下的游戏产业,可以给更多的。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