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F研修课 行业分类体系科普系列之二——国内市场主要投资型行业分类体系介绍

系列上篇我们介绍了国际市场上较常见的行业分类体系,分析了管理型和投资型两种分类思路的差异,对比了国际市场上最为权威的GICS和ICB两大投资型体系的底层逻辑,并重点梳理了面对新经济给世界行业格局带来的变化,ICB体系进行的演变和革新。本篇将着重介绍国内市场的主要投资型行业分类体系、存在的差异,并以知名度最高的中证行业分类体系为例,通过梳理2021年中证指数公司进行的修订,展示我国行业近年来发生的变化,希望能引发各位指数投资者对相关行业的关注和思考。

国内市场当前认可度较高的投资型行业分类体系包括中证行业、中信行业、申万行业和行业。从覆盖范围上看,中证行业涵盖市场最广,样本中包含A场和全部港股的7000余家上市公司(数据来源:中证指数官网)。中信行业覆盖了A场和港场的港股通标的,但二者的分类是分别进行的,且口径有所差异。申万行业覆盖A场、港股通标的及美股中概股,A股和港股分类口径一致。行业覆盖A股和港场,A股和港股分类口径一致。

体系架构方面,中证行业和行业均采取了四层结构,而中信和申万仅有三层。但从细分行业可以看出,中信和申万仅相对缺失了一级行业分类,其三层架构的行业数目与中证行业的二、三、四级行业细分较为接近。此外,中证行业和行业的一级行业分类均与GICS体系完全相同,国际接轨程度较高。

和国际市场经验相同,正如GICS体系背靠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和标普、ICB体系背靠富时罗素集团和道琼斯(2011年以前),投资型行业分类体系背靠的指数公司影响力越大,行业分类体系的市场接受度越高。中证指数公司作为国内最具市场影响力的指数服务提供商之一,其中证行业分类体系作为众多上市行业指数的编制依据,受众甚广,且2021年对原有行业分类进行了重要修订,也是本文将重点介绍的体系。

从一级行业上看,中证行业与GICS体系高度接轨,仅有主观翻译上的差异。这是2021年最新修订的结果,相较旧版两个主要变化一是“金融地产”被拆分为“金融”和“地产”,二是“电信业务”更名为“通信服务”。一方面,本次修订顺应了全球化背景下,国内金融市场开放度不断提升、外资持仓重要性日益凸显的趋势,降低了海外投资者理解国内上市公司业务背景的难度。

另一方面,修订后的一级行业分类口径能更准确地反映我国近年来的行业现状。例如,由图3可知,在中证行业分类体系的二级行业跟踪指数中,房地产指数与证券、银行、保险指数(缺少金融行业指数,用证、银、保三大主要金融行业近似替代)在2016年年底前的走势是高度重合的。但在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观念深入人心以后,房地产指数净值走势与金融相关指数发生背离,房地产指数在之后的五年明显波动向下,而金融相关指数则横盘震荡,并无整体向下趋势。此外,金融保险行业2021年年底规模91206亿元,房地产行业2021年年底规模77561亿元,分别占全国总GDP的7.97%和6.78%,二者体量较接近,且都足够庞大,各自单列为一级行业是有意义的。展望未来,金融行业的市场主体还有财富管理、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等长期趋势可以借力,相关指数未来表现值得期待。泰康港股通中证香港银行指数(A:006809.OF,C:006810.OF)紧密跟踪中证香港银行投资指数,欢迎大家关注。

而将“电信业务”更名为“通信服务”,是GICS体系在2018年就进行过的修订,中证体系在2021年复刻了这一操作。这一变化的底层逻辑值得思考。首先,在全球范围内,以传统通信设备与电信服务为核心的公司或是积极谋求转型、寻求以更有生命力、更有创造性的差异化服务和内容直接面向消费者(例如美国AT&T、Verizon、Comcast等电信巨头并购时代华纳、梦工厂等媒体公司,纷纷进军流媒体平台),或是在寡头市场上业务逐渐趋于成熟和稳定,成为其他更有成长性公司的载体(国内相关上市公司)。其次,以传统电信巨头业务为载体的“互联网巨头”(国外谷歌、脸书,国内大家所熟知的BAT)用差异化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软件服务建立起包括社交平台、搜索引擎、电商平台在内的互联网新基础设施;“媒体巨头”(国外网飞、迪士尼,国内字节、快手、爱奇艺等)用差异化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内容生产提供建立起包括网络影视剧和短视频在内的新媒体平台。这两种商业模式的市场影响力和成长性都是传统电信运营和增值服务无法媲美的,因此用“电信业务”来概括传统电信巨头、互联网巨头和媒体巨头显然有失偏颇,而强调三者媒介共性的“通信服务”是更合乎行业现实、更有前瞻性的。

除一级行业层面的变动外,中证行业分类体系对诸多细分行业也进行了大量修订,此处以半导体行业为例。由图6可知,旧版的分类体系下,“半导体”的二级、、四级行业均相同,划分较笼统。但近年来,随着国家大基金对我国集成电路、LED等半导体相关领域龙头的积极引导布局、2018年中美贸易战引发的对长期如何解决“卡脖子”问题的思考、2020年11月《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建议》针对集成电路领域提供的战略支持、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应用研发领域我国上市公司的奋起直追、未来我国在IC制造、设备与材料三大方向进行国产替代的长期愿景与巨大空间,半导体产业新上市公司数量屡创新高。提高半导体行业的细分颗粒度,既反映产业现实,又符合前瞻规划。

总体而言,与系列前篇所述的国际行业分类体系相同,本文以中证体系为例(申万体系在2021也做了逻辑相似的修订),展示了国内主流行业分类体系通过及时修订分类口径,提高自身国际接轨程度的同时,更精确地反映某些全球行业趋势(传统电信产业式微)、我国特有国情下的行业过去(金融和地产的背离)及未来趋势(半导体行业未来广阔的成长空间)。

相信大家通过本文的阅读,对国内市场的行业划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本系列的下篇将继续介绍国内A场主流行业分类体系下各行业的产品跟踪情况,欢迎大家届时关注!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