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时代趋势看科普和科普产业化发展

做科普,我算一个“老兵”。从2004年开始,作为一个科普写作者到今天的科普创业者,我走过了13年“以科普为业”的道路。早年的科学写作和创立科学松鼠会,使我初窥了科学传播规律在媒体中的体现,力求将科学变得更为有趣和容易被理解。而如何不断推进科普产业化,则是我创办果壳网后不断思考的问题:当人们的生活习惯和技术产品不断改变,有哪些新的形式可以让科普工作更有效率和容易被人们接受?如何结合时代的趋势,让科普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科普产业何以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何以能让更多人参与到科普传播事业中来?

从我作为专栏作者开始,以及科学松鼠会时期,科学写作就是我们科普的主要形式。果壳网上线之后,我们利用互联网,更加高效地展开这种科普形式。果壳网成立不久后,就发生了日本东海大地震和福岛核危机。在由此引爆的国内风波中,果壳编辑部团队通过缜密的计算和详细的产业分析,在网站上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影响我国沿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根本没有必要为此囤积食盐,为社会迅速平息此风波做出了努力。2015年8月天津港危化品仓库爆炸事故发生之后,当地一度传出氰化物将随着大风进入北京造成极大危害的谣言,果壳网随即安排团队,组织化工、气象、医学等多方面专家进行分析,及时进行了辟谣。

在屡次组织这种工作中,我逐渐意识到“科学辟谣”在当前科普工作中的重要意义,并以此为抓手,强化果壳网一上线就开始经营的“谣言粉碎机”子品牌,建立了“流言陈述—线索分析—专家论证—给出结论—提供文献”的谣言破解流程,并为科普同行所借鉴,成为一定意义上的科学辟谣范式。为了进一步提升科学辟谣的效果,搜集科学谣言,集中有效破除,团队经过反复调研,创建了中文世界最大的科学谣言库“流言百科”。这是我们从“文章辟谣”到“产品辟谣”的重要一步。目前,这个谣言库已经收集有科学谣言近3000条。基于这个谣言库,我们和许多同行展开合作,积极参与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的辟谣工作,并为微信、微博官方的辟谣产品提供专家支持。

随着新媒体兴起,果壳网开设了官方微博、微信,如今均拥有近千万粉丝,覆盖了广泛的人群,将科学传播和社交互动有机结合。在传播途径与呈现形式不断丰富的过程中,用户的交互体验也在不断提升。网站成立初期,我们更多扮演着信息传播者的角色;但到了“问答的时代”,用户成为了提问者,我们不必再针对一个问题进行长篇赘述,而可以针对大众的疑惑点,在短时间内针对性回答;视频、直播时代的兴起,更是让用户在报道的第一时间就参与到其中,做到了真正拉近大众与科学的距离。

如今,大众越来越习惯于利用碎片化时间,通过短视频来获取信息。我们也开始尝试通过长视频、短视频、直播的方式,从最直观易懂的视角,向大众呈现科学道理,为用户提供更有阅读价值、更有趣味的内容。可以说,在信息表达方式上,语音、动图、视频让科学传播变得灵活,更容易被理解。

果壳网的科普能够在大众层面建立起一定认知,这与我们所获得的科学界的专业支持是密不可分的。果壳网的原创编辑团队中,专业编辑20余位、科学顾问80多位,以及1500多名科学作者,几乎覆盖自然科学的所有学科,同时涉猎工程科学、社会科学的部分研究领域。在搭建科学和大众之间桥梁的同时,果壳网也在不断努力降低科学家参与科普的门槛。

果壳网上线后,我们首先打通与学术界沟通的渠道,研读最新论文,采访科学家,通过与国际著名学术出版机构的合作,果壳网可以常规性地获得最新科研进展的消息,第一时间解读科研最新进展,尤其是和中国有关的科研进展,果壳网都及时进行了报道和解读。

帮助科学抵达公众,科学家是源头,果壳网在帮助科学家做科普方面做了很多工作。首先是科学家专访。过去5年,果壳网持续采访了近百位科学家。其次,果壳网不断为善于做科普的科学家提供平台和机会。创办于2012年的“未来光锥”,开创了国内科学家为主的剧场式演讲,包装了包括魏坤琳、李淼、姜振宇、吕植等一大批“科学家明星”。上线年的“科学人”公众账号,以科学家专栏、科学家专访、线上沙龙、线下沙龙等,全方位运营科学家社群。通过“科学家与媒体面对面”“科学人沙龙”等线下活动的方式,“科学人”打通和扩大了科学家与公众的沟通渠道,已经聚集了近20万社群用户,并和一大批科研院所和专业期刊建立了良好的合作。

再次,针对科学家做科普的意愿和能力较弱的状况,“科学人”团队为科学家开展如何做科普的培训,通过中国科协、各地方科协、各个学会、学术出版机构的论坛、中国食药局、中国自然博物馆协会、中科院高能所、国家天文台等机构,不断把果壳做科普能力释放到科学家群体中去。针对科学家做科普动力不足等问题,“科学人”团队非常注重培育年轻的科研人员参与工作,积极调用以博士生为主体的年轻科研工作者,持续开展“我的专业是个啥”,诸多博士以亲身经历介绍自己所在的专业情况。这一专栏集结之后,在高考填报志愿期间,受到诸多网友的追捧和好评。

科普发展不仅仅局限于传播科学,更重要的是将其打造为可持续发展的产业之路。在探索过程之中,果壳网从趣味和富有活力的传播方式入手,不断在商业化的发展过程中注入活力。

果壳网开发了许多有价值的“科学文创”产品。其中最具影响力的周边产品当属知识含量丰富、设计精美的《物种日历》。2015年春节前,果壳网首次推出《城市物种日历》,把科学知识转化成画面精美、有格调的生活日用品;以日期为线索,每天对应推送一篇物种的科普文章。此后,《物种日历》成为了每年春节最畅销的日历之一。除此之外,果壳网也陆续推出了量子积木、果壳Tee等周边产品,用有趣、有料、有知识的方式,把科学带进了千家万户。

果壳网也是知识付费产业里的领头军,从单纯做科普走向“改变人与知识的关系”,在这个航道上进行各种积极的尝试。2015年,果壳网推出了领先的知识技能共享平台“在行”,开拓了知识付费的疆土。2016年,果壳网推出了现象级的移动产品“分答”,覆盖全领域,拥有数十万专家答主,为用户提供付费语音问答服务。著名天文学家张双南曾在小讲分享线分钟时间带领听众跨越两千多年,了解人类宇宙观的七次飞跃,将高深、晦涩难懂的天文学知识变得易于理解。2017年初,果壳网推出了全新知识付费产品“饭团”,通过订阅“学习型圈子”,用户可以与知识达人共同学习,同步达人视野,为各领域达人达成与核心粉丝交流、为粉丝服务的目标。

一是场景化。不能让科普作品“蹲在家里”,等待用户主动来访问。需要更主动将科普作品推到用户面前,但这不意味着简单推送就是有效的。要考虑用户当时当下的环境,将科普融入到用户体验科普的场景中去。比如果壳创造的“物种日历”,将博物学科普知识与用户每天会打开的日历结合到一起,占据了几十万家庭的餐桌。

二是服务化。“服务”意味着站在用户角度考虑问题,让用户满意,而不是居高临下灌输科普知识。用户看不懂、听不懂怎么办?那就通过互动、沟通,用他们熟悉的语言风格反复解释。服务化也表现在科普内容和传播可以成为一种服务能力。

三是人格化。同样的科普内容,不同的人讲,效果大不一样。不一定谁专业能力高就更受欢迎,而是看谁更有表达技巧和人格魅力。拥有这样能力的科普创作者,将占据越来越广的“传播渠道”。

做科普需要慢功夫。不管是创作科普作品,还是从事科普产业,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而是需要慢跑、长跑,才能初尝甜果。我们这一代科普人,绝大多數在少年时代受过优秀的科普作品熏陶,走上科学之路,而今,让科普影响更广泛的人群,成为了我们一生的事业使命。未来,我们将致力于让科学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为繁荣中国的科普产业化发展不断增添动力。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