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了一年的元宇宙,停了?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已经快一年了。 它的上市被视为引爆元宇宙概念的起点。 一时间,巨头、资本纷纷加入游戏。 国外科技公司Facebook更名为Meta(元宇宙的前缀),将元宇宙的受欢迎程度推向了一个高点。

2022年初,关于元宇宙的新消息好坏参半。

今年2月,Facebook发布了更名后的首份财务报告和新的季度展望。 受用户增长停滞和营收低于预期影响,股价暴跌26%。 其专门研究元宇宙、研究VR/AR技术和产品的部门,经营亏损101.93亿美元,被直接指责为“Facebook在元宇宙巨额亏损”。

同样在2月份,备受追捧的Roblox也出现了跌落神坛的迹象。 它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亏损扩大,用户增长慢于预期。 财报发布当日股价下跌26.51%。

但另一方面,国内外科技巨头的新动作也给了一些人信心。 1月份,微软发布声明,将以全部现金收购全球三大传统游戏厂商之一的动视暴雪,交易价值687亿美元。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表示,这是微软进军虚拟宇宙的一步。

2月份,腾讯被曝将推出新业务XR(扩展现实),并已开始内部招聘,即内部跨部门岗位调动,从硬件设备入手,继续布局虚拟宇宙。

巨头们仍在陆续进入市场。 虚拟宇宙的概念是趋势还是泡沫,还需要时间来判断。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理念确实启发了很多行业的从业者探索相关领域的深度或跨行业融合,尤其以NFT和虚拟人为代表,实现了快速跨越。

这些探索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2年,元宇宙还好吗? 深然选取了元宇宙火爆后虚拟人、社交、游戏、VR/AR四个最受关注的赛道,分别与行业资深从业者和相关投资人进行了交谈。

四大赛道怎么样?

以2021年3月10日Roblox上线为起点,一年过去了,四大赛道动作频频。

总体来看,进入虚拟人、社交领域的企业以中小型企业居多,而VR/AR和游戏两大领域更受巨头青睐。 从融资频率来看,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游戏融资最多,其次是社交社区和VR/AR赛道,各项目超过150个。 其中,VR/AR将从2021年底开始针对C端项目。 企业融资有所增加。 从“落地”来看,虚拟、社交产品不时推出,但新的VR/AR、游戏产品尚未见到。

我们先来看看虚拟人的轨迹。 2021年下半年开始,虚拟人密集涌现,比如在抖音一夜成名的“刘夜兮”,芒果TV推出的虚拟主播“夭夭”、“晓阳”,以及第一个加入华为的虚拟数字人百度打造的国内首个银行虚拟员工云“云生”等

虚拟人正在“激增”,但聚焦虚拟人赛道的融资事件并不多。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1月至2021年2月,虚拟人赛道仅有32轮融资。 其中,龙头公司争相打造虚拟偶像“灵灵”次世代文化,半年内完成三轮融资。

这与虚拟人赛道的进入门槛较低,但技术突破难度较大有关。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测试这项业务的企业大多是跨行业的企业。 他们可以单独开一个部门去探索或者找外包公司合作。 北京黄油猫文化CEO老穆表示,制作一个低质量的虚拟人大约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成本也只有10万到40万之间。

在社交赛道上,目前备受关注的产品大多聚焦于“捏脸”功能,打造用户的3D虚拟形象。 比如最近流行的社交APP Gel,就在服装和动画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让用户捏脸。 字节跳动正在内测的“派对岛”APP也采用“3D虚拟形象+社交互动”的形式。 腾讯老牌社交产品QQ推出了超级QQ秀,也允许用户DIY自己的脸型、五官、服装等。

引发讨论的产品很多,但真正实现突破的却很少。 以Jelly为例,一位社交领域的创业者表示,Jelly将3D模拟技术应用于社交,但实际上产品模型只做了一点点,“跨空间、跨时间的社交互动还没有实现。” ”

虚拟人和社交网络上手并不困难,因此短期内可以不断出现新产品。 但由于技术突破较小、创意不足,这些产品也缺乏后劲。 他们引起了一段时间的关注,但很快就消失了。 为了沉默。

啫喱APP

Jelly APP来源/微博

在游戏和VR/AR赛道中,由于研发周期长、投资成本高,目前引起国内关注的新项目较少,两大赛道的热度也出现分化。

Roblox最先引入元宇宙概念,让沙盒游戏大受欢迎。 大大小小的游戏厂商都在创造类似于 Roblox 的产品。 例如,游戏公司莉莉丝在内部开发UGC创作平台达芬奇,昆仑万维旗下Opera也在海外推出了类似产品。 相关产品投融资也一度起飞。

但从盈利角度来看,2004年成立的Roblox一直处于高增长、高亏损的状态。 2021年第四季度业绩未达到分析师预期。 去年该股股价上涨130%,但今年以来已下跌29%。 一位游戏行业分析师告诉《深燃》,“沙盒游戏在中国从来都不是很流行,《Roblox》在腾讯的参与和元界的两波概念下已经两次火爆,现在这个话题在中国的热度明显提升。” ……已经下降了,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一位放弃从游戏赛道进入元宇宙的创业者告诉《深燃》,根据他的观察,现有游戏模式产品的关注度正在下降。 “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底层技术,尤其是能够面向未来沉浸式的设备。 “发动机技术引起了很多关注。” 在监管的影响下,通过游戏进入虚拟宇宙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VR/AR,可以说这是国内外巨头最重视的赛道。 国内方面,腾讯加大了对XR的投资,字节跳动收购了Pico。 国海证券研究所梳理了外资巨头的动作。 微软、苹果、索尼、Facebook、微软等也在持续发展VR/AR业务。 其中,微软、苹果更注重AR布局,Facebook、索尼更注重VR业务,国内外巨头则从“下一代互联网硬件”进入元宇宙。

VR/AR赛道的融资热情也持续高涨。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1月至2021年2月,国内VR/AR赛道融资多达215笔,其中仅9月就有29笔。 报告显示,面向消费者的VR/AR企业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消费级AR/VR硬件设备纷纷亮相,涵盖娱乐、教育、医疗、交通等诸多方面的应用。

但资本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一位正在尝试将VR与社交结合的创业者告诉《深燃》,在与投资人沟通时,明显看好这个方向,但又想急于取得成果,这给团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仓促致乱:盲目整合、缺乏创新

虽然探索需要时间,但很多创业者为了争人气、抢先推出产品,都在与时间赛跑。

有些人试图尽可能地压缩生产时间,而不追求技术。

老穆说,他们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制作出一个基本品质的虚拟人。 很多企业开始思考如何在一个月内完成。 这样的要求太多了,他已经麻木了。 “(制作虚拟人)涉及艺术创作。 从头脑中的想法到模型,你无法加快速度。 比如说,如果你付给画家很多钱,他们仍然需要时间来画画。” ,这种请求无法实现。

随着越来越多的跨行业公司试水,他发现对虚拟人的整体要求正在下降。 低质量的虚拟人物在短视频平台上泛滥。 一些账户直言不讳地用虚拟人像代替真实面孔,并开始以虚拟人博主的身份运营。 这种制作粗糙的虚拟人正在损害整个行业。

火风资本联合创始人陈跃天告诉深燃,目前的虚拟人应用产品主要是图片和视频,距离人们想象中的虚拟人还很远。 “大多数虚拟人公司只是图形渲染工作室。”

虚拟人行业正在破坏增长,浮躁情绪仍在继续。 与捏脸相关的游戏和社交平台也往往表现平淡,产品缺乏创新,同质化严重。

正如业内人士提到的,Jelly是3D头像社交应用ZEPETO和实时定位应用Zenly的结合体。 关注社交的投资人陈希希也表示,Jelly的功能和很多社交软件类似,只是捏脸的风格不同,“没有太多新东西”。

这类社交产品强调捏脸功能,具备元宇宙所需的线上空间和场景感,但背后的瓶颈也很明显。 老穆提到,好的内容是可以传承、传承的。 捏脸很新颖,但它只具有交流属性。 用户参与捏脸,但不会天天玩这张脸,很快就会厌倦。 “十多年前,有一个可以捏脸的QQ节目,但人们并不是天天玩。” 这也是为什么捏脸游戏和以捏脸为主的社交平台火爆了一段时间,然后很快就沉寂了。

来源

来源/《失控的玩家》

有些正在进行盲目融合。

当前元界行业的发展,很多人将瓶颈归咎于技术。 陈曦曦表示,技术只是实现应用、创造不同用户体验的手段。 她坦言,我们还没有想清楚要用什么产品、什么内容、交互场景、实现方法,技术层面也很难谈。

专门从事AR的科技公司梁丰台COO唐荣兴提到,有公司已经和他们接洽,希望将VR/AR应用到更广泛的场景,比如流行的剧本杀、密室逃脱等,探索创新。

但在整合过程中,他们面临的问题是,虽然迁移到了新的终端,但并不一定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比如,在与密室团队沟通时,他常常会怀疑对方提出的要求是否有意义? “比如戴上VR眼镜,确实有解释和提示,但大家都在密室里,一切都是黑暗的,戴笨重的眼镜很不方便,真的有必要用吗?”

更重要的是,很多产品并没有明确考虑自己的商业模式。

以门槛最低、变现相对容易的虚拟人为例。 陈跃天表示,一个产业要真正腾飞,首先要有有实际应用的产品,其次要有相对顺畅的生产线,第三要有明确的商业化,最后要有能力把控市场。扩大投资回报率才可以被认为是成功的。 经过。 在他看来,虚拟人产业还没有完成,“获得关注并不意味着这个产业真正腾飞了”。

虚拟人类目前还不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 行业内真正能靠品牌代言赚钱的虚拟人屈指可数,像刘夜兮、阿喜、玲玲这样前期投入较大的人。 据老穆观察,在变现方面,虚拟人IP和综艺变现周期较长。 直播是最接近变现的方式,但真正能把货推向市场的虚拟人还是很少。

不盈利并不会影响参与游戏者的热情。 老穆说,很多人都有尝试的心态,“因为不会损失太多”。 他预计,随着虚拟人制作的技术门槛降低,参与者数量将会增加。 还会越来越多,短期内混乱不会停止。

总体而言,陈曦曦表示,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属于Yuanverse公司、能否取得成果,本质上取决于其是否在社交、游戏等各方面利用新技术为用户带来新体验。 “市场上讨论的很多元界产品没有场景,没有落地,需求可以在现在的互联网上完成,不提供增量价值。”

她感叹,对于很多所谓的元界产品来说,“他们的消费场景和我们过去普通的消费场景没有什么区别。”

2022年,元宇宙还能继续火爆吗?

谈起元宇宙,“时间”是业内人士提及最多的词。 “在技术上,不要高估两三年的变化,也不要低估十年的变化。” 唐荣兴反复强调这句话。

总体来看,游戏、VR/AR、虚拟人、社交四大赛道仍是关注焦点,但需要从业者的耐心,在时间上降低期望。

以VR/AR赛道为例。 梁丰台专注于B端服务。 唐荣兴曾不止一次向深燃表达过想要将产品设备投入到消费者使用中,但他也强调,目前的产品“还需要时间才能成为像手机一样的东西”。 一些。 目前探索尚未取得成果。 “这是产业链需要发展的问题,而不是单一产品的问题。”

在这样的客观环境下,创业者需要静下心来研究技术,走向更加务实的选择。

唐荣兴表示,目前VR/AR硬件、软件和内容均不足。 相比之下,在较为刚性的企业级应用场景中,基于工作等需求,人们的接受度较高。 在工业、医疗、教育等领域,VR/AR产品已得到应用。 例如,VR已被用来帮助治疗阿尔茨海默病。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这也是他们目前更多关注B端服务的原因。

来源

来源/unsplash

另一方面,资本也表现出了对技术和创新的高度关注。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胜表示,他将继续关注元宇宙所需的技术要素,比如光学技术、图形学、人工智能等。这是一个一直受到关注的领域,但它急需技术突破。 以虚拟人为例,王胜去年关注了一系列公司,但明显感觉不太理想。 “2022年,我们希望找到新的技术范式,比如创造超现实的数字人类,可以生产更多、更快、更好、省钱、快速做到的”。 国内外巨头对VR/AR和AI技术的集中布局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VR/AR方面,王胜表示,2022年他会更加关注项目在科研和工程方面的进展。 “我们投资的项目和以前的技术路径有很大不同,但这种颠覆性创新风险很大,我们要等待结果。” 尽管如此,他仍然期待技术突破,不希望看到企业家在中国抄袭Oculus(Facebook旗下的VR耳机),但质量却远不如Oculus。

目前,元宇宙还处于混乱探索期。 唐荣兴打了个比方。 早年直播刚出现的时候,业界就在探索什么是更适合直播的技术方法。 “你”的尝试激发了“我”的探索。 2016年,千博大战爆发,2020年,直播带货大行其道。 “其实背后是一波又一波人的尝试。”

虚拟宇宙需要耐心,但风暴追逐者却等不及。 一位投资人告诉记者,有公司来找她推荐元世石公司项目。 “他们是中小型公司,生意不一定要特别好,他们想收购,用这种方式拉高股价,筹集融资。”

最近,还有一个与元宇宙相关的新技术概念——Web 3.0开始流行。 在这个新概念中,信息由用户发布和保存,无法追踪,永远不会泄露。 具有明确的确认功能。 随着数字货币、NFT、元界概念的流行,被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

然而,它面临的问题与加密货币类似。 它高度依赖区块链技术,存在很大的监管风险。 马斯克曾公开表示,Web 3.0需要很长时间来探索,目前的倡导者只是为了金钱和炒作。 但这并不影响资金投入。 不止一位投资者提到,他们正在密切关注Web 3.0项目,尽管他们知道其背后的风险。 有业内人士感叹,这还是与目前互联网行业缺乏新标准有关。

Yuanverse产品往往“流行仅三天”。 “一是我们缺乏想象力,二是我们缺乏务实精神。”陈曦曦说。

*标题图片来自《失控的玩家》。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使用陈熙熙化名。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