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报纸情结

终生博览群书,对报纸更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他都十分关注各种报刊。他的读报兴趣之浓厚,到了一日不读报犹如一日不喝水的程度。

青少年时代的,踌躇满怀,立志“改造中国与社会”。他接触的第一份报纸是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合订本,并从此开始接受先进思想。除《新民丛报》外,他还是同盟会主办的《报》的热心读者。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几年里,他一共花了160元钱,其中有三分之一用于订阅报刊。

青年时代的,不仅早早就养成了爱读报刊的良好习惯,而且还是一个著名的报刊活动家和政论家。报纸成了他从事斗争和运动的武器。他曾在新民学会学习会上说:“我所愿做的工作,一是教书,一是新闻记者。”报纸在向坚定的者的转变过程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启蒙、指引作用。

1918年4月14日,、蔡和森为“集合同志,创造新环境”,成立了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宗旨的新民学会。1919年7月14日,为新民学会创办了《湘江评论》报纸,他亲自任编辑和主笔。

《湘江评论》是以评论为主的四开四版的小型报纸,它的创刊号上刊登了撰写的《湘江评论》创刊宣言。在宣言中,慷慨陈词:“自世界的呼声大倡,人类解放的运动猛进……这种潮流任是什么力量也不能阻住,任何什么人物,不能不受他的软化。”

报纸要出版的前几天,预约的稿子常不能收齐,只好自己动笔赶写。其间,写出了一篇长篇政论《民众的大联合》,首次提出了“民众大联合”的主张,号召人合起来,还热情赞颂了十月及其对世界的影响。这篇文章在《湘江评论》上连载后,上海、北京、成都等一些报刊也相继转载或推荐。

从此,《湘江评论》深受读者欢迎。创刊号寄到北京后,李大钊评价它是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的报刊。北京的《晨报》也予以介绍,说它“内容完备”、“魄力非常充足”。它虽然只出了5期,但对湖南的运动却起了很大的指导作用,影响到江南各省乃至全国。

如果说,在青少年时代嗜读报刊是为了增进知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那么,在紧张的战争岁月,他以更加迫切的心情如饥似渴地阅读报纸,则是直接为了战争的需要。

井冈山时期,由于对井冈山实行封锁,不许报纸通过封锁线。为此,多次派人到白区买报纸甚至是“抢报”。

1929年1月,和朱德决定率领红四军主力下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进军,此时急需判明尾追敌人和瑞金城内敌人的动向,以制定下一步作战计划。于是,决定派宋裕和带一个连到瑞金县城弄报纸。

由于瑞金城内守敌空虚,红军运动到瑞金城外,只派出了一个班的战士突袭瑞金城。一排枪、几颗手榴弹,打死几个敌人,炸开了城门。敌人以为红军主力来攻城了,吓得狼狈逃窜。红军战士直奔邮局,那里的人早已跑光,柜台堆满了全国各地的报纸,这正是他们所要的东西。

看到弄来了一批《国民日报》、《中央日报》和广东、上海的地方报纸,兴奋地说:“抢来这么多报纸,收获不小哇!”

但是,红军主力的行踪却暴露了,敌军立即包抄过来。根据报纸分析,印证了关于敌人的实力、动向和企图的情报。他和朱德、陈毅商量后,决定在敌人包围圈没有形成之前,马上向大柏地转移。并且利用大柏地的有利地形,攻打尾追之敌刘士毅部。战斗打了一天,在“消灭刘士毅,杀敌贺新年”的震天喊杀声中,红军打了一场大胜仗,从此扭转了红四军下井冈山以来的被动局面。

1929年4月5日,在代表红四军前委写给中央的信中说:“在湘赣边界时,因敌人封锁,曾两三个月看不到报纸。去年9月以来,可以到吉安、长沙买报了,然得到亦很难,到赣南闽西以来,因邮路极便,天天可以看到南京、上海、福州、厦门、漳州、南昌、赣州的报纸,到瑞金县可看到何键的机关报,长沙日报。真是拨云路(雾)见青天,快乐真不可名状……”

指出:“报纸的作用和力量,就在它能使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工作任务和工作方法,最迅速最广泛地同群众见面。”“办好报纸,把报纸办得引人入胜,在报纸上正确地宣传党的方针政策,通过报纸加强党和群众的联系,这是党的工作中一项不可小看的、有重大原则意义的问题。”

1945年8月,率代表团赴重庆参加国共谈判。在百忙中分别会见了爱国人士和中外记者。其间,他与《大公报》总经理胡政之有过几次令人难忘的接触。《大公报》以在下较早披露红军长征胜利的消息等出色表现而赢得刮目相看。另外,在其记者队伍中,还活跃着一批秘密党员。9月20日,胡政之设宴欢迎一行。席间,《大公报》总编辑王芸生曾提到“党不要另起灶炉”问题,当即指出:“不是我们要另起炉灶,而是的灶里不许我们做饭。”宴会结束时,外勤记者张蓬舟请为报馆职工题词,欣然挥笔题写了“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

还通过阅读报纸,来了解知识分子的动向。1957年3月,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召开,接见《文汇报》主编徐铸成,赞扬道:“你们《文汇报》实在办得好,琴棋书画、花鸟虫鱼,真是应有尽有。我每天下午起身,必首先看《文汇报》,然后看《人民日报》,有空再翻翻别的报纸。”听了的这番话,徐铸成这位在旧中国办报几十年的老报人不禁涌出热泪。

同阅读书籍一样,阅读报刊也常常写一些批注,发表自己的见解,有的还批给别人看。例如,1959年12月27日,《光明日报》文学遗产专栏里发表了《如何评价文赋》一文。作者对陆机《文赋》的价值和在文学批评史上的进步意义作了比较充分的肯定。将此文批给一些同志看,并说这是“一篇好文章”。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