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池:一个“迟到”半年的CEO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2015年6月3日,娄池整天都觉得特别亢奋,晚上约人喝了点酒,完事后随便在附近找个酒店就住下了,醒来后他给圈内几个好友发了微信:“明天有重大事情要公布。”

第二天,娄池递交辞呈,离开了供职近5年的腾讯科技,同时也告别了自己近10年的媒体人身份。在“深藏功名”半年之后,他终于和王明杨、张闯齐聚焰火工坊,出任CEO。

“巧合”的是,那天正好是暴风科技发布魔镜3。

在“风口”上特立独行

 

在创立焰火工坊以后,娄池一直在观察还有没有其他人做类似的事情,如他所愿暂时还没有,所以当王明杨还只能粗暴地解释焰火工坊是在做虚拟现实领域的MIUI时,娄池一再强调焰火工坊是国内唯一一家从应用和系统切入虚拟现实领域的公司。

即使在一个产业最早期的阶段,绝对“孤独”的创业者依然非常少见,因为在同一个方向上,总会出现几个志同道合的竞争对手。在这种局面下,媒体更热衷于倾听他们对彼此的看法,而重复率最高的反应就是:“这样至少证明我们的方向是对的。”

娄池对此有自己看法:“国内资本太热了,投个一两百万就能出产品(虚拟现实眼镜)。像我们这种技术门槛很高的项目,投资人是比较谨慎的。”技术壁垒意味着高投入,没有钱就无法运作,这是个能够自洽的逻辑。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中国有90多家虚拟现实硬件厂商,这个现状显然在娄池的意料之外,“按我们当初的预测,这时候应该只剩下几家(硬件厂商),而我们给他们适配就好了,没想到后来愈演愈烈。”娄池说。

另外一家就是Oculus

 

到目前为止,焰火工坊发布了三款产品——VR游戏《最后的荣耀1944》、VR游戏开发工具VRfiresSDK、VR播放器“焰火影院”。虽然公司的发展方向是独一无二的,但这三件事情倒是分别有不同的公司在做。

“SDK这件事,我们承认和Oculus之间的差距还很大,不过我们至少做出了可用的产品。我们现在可以讲的是已经有240多个团队或者个人在用,其他那些出来讲SDK的,他们有用户吗?有人吗?”娄池反问编辑。

在做竞品分析时,娄池的眼里只有Oculus和三星做的Gear VR,因为行业标杆的存在,能让产品的对比更具说服力。“世界上除了我们(焰火工坊),只有一家将延迟做到了20毫秒,那就是Oculus。”另外,根据娄池自己的说法,“焰火影院目前在官网上的下载量已经突破一万,业界的反馈是能够媲美三星的Gear 影院。”

值得一提的是,相对于Oculus那种基于PC端的虚拟现实设备,焰火工坊内部更看好移动领域,因为“即使随着无线传输的进步,Oculus的那根‘线’已经没了,移动虚拟现实眼镜在应用场景上依然有强大的优势。”王明杨告诉。

“我吹有他做后盾就行”

 

除了内部测试以外,焰火工坊与硬件公司的合作尚未展开,所以很多具体的效果还只停留在技术层面。在这个十几个团队里,王明杨是全权负责技术的,所以当王明杨将难题一个个攻克时,娄池的工作就是就找钱和找人。

在娄池宣布创业的当天,其好友刘瑞刚就撰文评论道:“娄老师是一个画饼的高手,能把一个的创业团队再提升到一个更加的层级。”娄池对此未作回应,不过他指出:“媒体人出来创业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他们离技术团队太远,找不到一个靠谱的CTO将想法完全实现。”

在娄池看来,自己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尽管我喜欢吹,但只要我吹的时候有他(王明杨)做后盾就行。”先积累技术再融资,还是先融资再弥补技术短板?根据娄池的个人感受,为了抢时间,很多团队都会选择后者,“一般都是拿到钱了再各种试错”。

焰火工坊的试错阶段半年有余,最初娄池、王明杨和张闯三人总共凑齐了200万,虽然这笔钱至今还未烧完,但娄池认为焰火工坊的技术积累已经足以去资本市场讲故事了。

娄池表示在发完“创业宣言”的当天,他就接收到了20多个投资人的咨询,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每天的节奏基本上就是“加班到后半夜,疲倦又亢奋,停不下来……见投资人,见合作伙伴,见媒体,停不下来……”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